document.write('
')

重庆:“东方底特律”转型谋变 加快布局新能源车全产业链

时间:2021-11-25 09:47:41 | 作者:王富贵 | 来源:赤峰汽车网

一条“鲶鱼”的到来,再次搅动了正处于电动化、智能化变革关键期的中国汽车工业。

从今年3月正式宣布造车到今年9月正式注册公司落户北京亦庄,再到10月19日小米集团董事长雷军公开表示首个工厂落户北京亦庄前,手握100亿造车资金的小米汽车一直是各个城市争抢的目标。

其背后的原因在于汽车产业投资链长,能够带动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发展,地方政府引进新能源汽车项目,可以推动当地经济发展,带动税收和就业。

过去几年,在国家战略和政策的扶持下,地方政府对新造车项目的支持力度显而易见。上海先后引进特斯拉、参与威马D轮100亿融资、参股智己汽车,合肥引入蔚来,杭州牵手零跑。特斯拉、蔚来等公司也已经成为了当地先进制造业的代表性名片。

虽然小米汽车总部及首座工厂已经落户北京亦庄,但从此前小米与武汉、合肥、上海、西安等地方政府之间的绯闻来看,不排除小米汽车考虑在其他城市建设研发中心以及工厂的可能性,有的城市可能还会继续“争夺”小米汽车。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远比总部所在的竞争更加激烈。

换句话说,对小米汽车的争夺,其实是各地汽车产业综合实力的PK以及对打造中国“新能源汽车之都”的强烈愿望。

而从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到武汉、重庆等传统汽车产业重镇,再到合肥、西安等新兴汽车产业基地,广袤辽阔的中国城市版图上,汽车产业的变革与升级正在加速向前推进,中国新能源汽车的产业高地正在形成。

为此,21世纪经济报道用全新的坐标体系,从探寻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底层逻辑出发,重磅推出系列报道——《汽车新商业地理 | 寻找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高地》,从产业布局、顶层设计、基础设施、消费能力、供应链体系等多个维度分析北京、上海、广州、武汉、合肥、重庆、西安等国内各个城市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现状和未来走势。本篇聚焦重庆新能源汽车市场。

沉睡中醒来

轻轨呼啸,3号线穿城而过。

南起渝北区西南部,北至巴南区西北部,作为全球运输效率最高、单线运营里程最长、地形条件最复杂的跨座式单轨线路,3号线穿过长江、嘉陵江,连接起巴南区、南岸区、渝中区、江北区、北部新城区,也见证着重庆这座以汽车工业为支柱的城市的荣光与梦想。

3号线鸳鸯站外,曾经见证重庆汽车工业发展历史的力帆汽车工厂已经夷为平地。

作为重庆汽车工业发展的典型代表,力帆也成为过去几十年里重庆汽车工业沉浮与阵痛中转型的典型代表。

诞生百年来的汽车,一直是现代工业皇冠上的明珠,也是全球工业的风向标,而今,随着电动化、智能化时代的到来,汽车产业迎来百年未有之大变革。作为全球汽车工业重镇的底特律早已开始在没落中寻求转型;与此同时,中国赢来了“换道超车”机遇,政策走在产业前面,产业走在市场前面。

作为中国汽车产业重镇、有着“东方底特律”之称的重庆,转型,迫在眉睫。

一直以来,重庆以工业立市,是一座典型的重工业城市。其中,汽车产业则是重庆工业的重中之重,是重庆经济的支柱之一。

从2021年开始,乘着中国汽车产业飞跃式增长的势头,重庆汽车产业快速发展。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重庆汽车的产销规模从2021年的118.65万辆,到2021年已经增长至261万辆,成为全国第一大汽车生产基地。

2021年,重庆创造了一个巅峰时刻,汽车产量达到266万辆。就在同年,重庆市全年GDP以10.7%的增幅领跑。

也正是因为这组亮眼的成绩单,重庆被塑造成中国的“底特律”。

然而,好景不长,此后的几年里,随着中国汽车产业转型升级,重庆汽车产业遭遇断崖式下滑。

自2021年以来,长安汽车(000625,股吧)产销大幅下滑,长安福特销量腰斩,长安铃木退出中国,北汽银翔因资金链紧张而被迫停产、力帆集团通过出售造车“资质”来缓解资金压力后,先后进入破产重整的程序。

在2021年,重庆汽车产量一度跌至138.3万辆的低谷。

重庆经信委副主任居琰曾经在公开场合表示,如果重庆汽车产业再不谋求转型,未来面临的不仅是支柱产业能否支撑得住的问题,背后还有几十万人的就业问题。

在重庆传统制造业转型过程中,新能源汽车和智能网联汽车被认为是转型升级的两大关键。

2021年12月,重庆市政府发布了《重庆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快汽车产业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其中提到要大力提升汽车产业产品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轻量化水平,打造现代供应链体系,壮大共享汽车等应用市场,实现产业发展动能转换。